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朔州朔城区附近打一炮 【包你爽】【加V信-744426620】【24小时服务】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0-03 19:56:56

朔州朔城区附近打一炮 【包你爽】【加V信-744426620】【24小时服务】 上市公司公司 附近打一炮rddjst"

过了几天,我去请老板补签字,可那天老板不知何事不高兴,说我恣意妄为,无视规章制度,咆哮着把我训了一顿:“你哪天把企业卖了,我还蒙在鼓里。” 2011年秋,公司在退了何总2/3的风险保证金的后,他就跑了路。那之后,不断有债主拿着他的借条、购货欠条和集资单,找我们公司要钱。这些债主,有小摊小贩,有农民,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。 老板自然不愿负责,推说这是个非法矿井,何总是在盗挖我们的煤炭资源,矿井已被执法部门按规定强行取缔了,何总的所作所为与我们无关,“我们也正准备起诉他”。 欠条上没盖公章,老板不怕,只是担心这事会导致其他承包出去的非法井口一并暴露,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后,没法收场就不好了。而且这些债主大都是弱势群体,有关部门为平息事端,肯定会找他做工作,要他“出血(给钱)”。因此,老板特意交待我:“把企业和何总签订的承包合同等资料都烧了,有人来问,就说那合同是伪造的。有关档案全部要重新整理,一定要做到干净彻底。” 2012年9月的一天,黄总的井口跟邻县的矿井挖通了,双方都说对方是“越界开采”,为争资源大打出手,甚至将炸药往对方井巷扔,造成多人受伤。 黄总见事大了,写了份情况报告给市主管部门,要求上面处理邻县矿井。他跑来找我盖章,气急败坏地讲起事情经过。我盖了章,他拿起以我们煤矿名义写的报告,风风火火地走了。 他刚走,钱科长给我打电话了解这事。他说,打架斗殴过程中如果动了炸药,后果非常严重。企业也会被列入炸药管理的黑名单,严审批、减用量。“如果有,你们赶快处理,不要把事态扩大,在社会造成恶劣影响”。 市主管局根据黄总的报告,又对照矿井布置平面图,发现黄总的井口是个非法井口。老板知道了,连夜赶去市里,费尽心思找多人说情,就怕市局派执法队来煤矿深查。最后,当市里决定责成县主管部门处理后,老板终于松了口气,就把何总开废了的矿井交了出去,县里来人封了井口,照了相,写了处理报告传给了市局,此事就算了结。 据说,黄总背后真正的矿井承包人又给邻县主管部门打了招呼,最终,谁对谁错,双方都没再追究,将连通的地方堵了,各自开辟新的采煤点。黄总也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。 老板认为,层层都有管理,出现这种情况,肯定是有人故意“放水”。他把我们有关人员叫到一起,发了好一通火,厉声问我:“盖章时你为什么没最后把关?” “没有领导告诉我,也没有看到有关文件,我不知道。”谁的井口是非法,谁的井口是合法,老板不可能公开给我们,我佯装糊涂地回答着,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。 老板听了我的话,愣了一下,转头劈头盖脸地质问矿长:“你是煤矿的管理负责人,应该清楚整个情况,为何糊里糊涂地在用印审批表上签字同意?!” 矿长低下头,小声嗫嚅道:“所有事情都是他们(黄总)自己在处理,我们没插过手,我当时忙,也没细看……”

过了几天,我去请老板补签字,可那天老板不知何事不高兴,说我恣意妄为,无视规章制度,咆哮着把我训了一顿:“你哪天把企业卖了,我还蒙在鼓里。” 2011年秋,公司在退了何总2/3的风险保证金的后,他就跑了路。那之后,不断有债主拿着他的借条、购货欠条和集资单,找我们公司要钱。这些债主,有小摊小贩,有农民,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。 老板自然不愿负责,推说这是个非法矿井,何总是在盗挖我们的煤炭资源,矿井已被执法部门按规定强行取缔了,何总的所作所为与我们无关,“我们也正准备起诉他”。 欠条上没盖公章,老板不怕,只是担心这事会导致其他承包出去的非法井口一并暴露,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后,没法收场就不好了。而且这些债主大都是弱势群体,有关部门为平息事端,肯定会找他做工作,要他“出血(给钱)”。因此,老板特意交待我:“把企业和何总签订的承包合同等资料都烧了,有人来问,就说那合同是伪造的。有关档案全部要重新整理,一定要做到干净彻底。” 2012年9月的一天,黄总的井口跟邻县的矿井挖通了,双方都说对方是“越界开采”,为争资源大打出手,甚至将炸药往对方井巷扔,造成多人受伤。 黄总见事大了,写了份情况报告给市主管部门,要求上面处理邻县矿井。他跑来找我盖章,气急败坏地讲起事情经过。我盖了章,他拿起以我们煤矿名义写的报告,风风火火地走了。 他刚走,钱科长给我打电话了解这事。他说,打架斗殴过程中如果动了炸药,后果非常严重。企业也会被列入炸药管理的黑名单,严审批、减用量。“如果有,你们赶快处理,不要把事态扩大,在社会造成恶劣影响”。 市主管局根据黄总的报告,又对照矿井布置平面图,发现黄总的井口是个非法井口。老板知道了,连夜赶去市里,费尽心思找多人说情,就怕市局派执法队来煤矿深查。最后,当市里决定责成县主管部门处理后,老板终于松了口气,就把何总开废了的矿井交了出去,县里来人封了井口,照了相,写了处理报告传给了市局,此事就算了结。 据说,黄总背后真正的矿井承包人又给邻县主管部门打了招呼,最终,谁对谁错,双方都没再追究,将连通的地方堵了,各自开辟新的采煤点。黄总也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。 老板认为,层层都有管理,出现这种情况,肯定是有人故意“放水”。他把我们有关人员叫到一起,发了好一通火,厉声问我:“盖章时你为什么没最后把关?” “没有领导告诉我,也没有看到有关文件,我不知道。”谁的井口是非法,谁的井口是合法,老板不可能公开给我们,我佯装糊涂地回答着,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。 老板听了我的话,愣了一下,转头劈头盖脸地质问矿长:“你是煤矿的管理负责人,应该清楚整个情况,为何糊里糊涂地在用印审批表上签字同意?!” 矿长低下头,小声嗫嚅道:“所有事情都是他们(黄总)自己在处理,我们没插过手,我当时忙,也没细看……”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 【包你爽】【加V信-744426620】【24小时服务】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